• banner1-1.png
    • banner1-4.png
    • banner1-5.png
  • 1.jpg
  • 黨建網 > 紅色經典
    拉打結合解放“塞上糧倉”
    發表時間:2022-09-22 來源:中國國防報

      1949年9月2日至29日,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第19兵團北進寧夏,對駐守寧夏的國民黨軍發起進攻作戰。寧夏戰役中,我軍以銳不可當的攻勢行動沖破敵人設立的三道防線,結束了馬鴻逵家族對寧夏數十年的封建統治,實現寧夏全境16個縣、市、旗的全部解放,加速了全國解放的進程。

      因敵而動,果斷決策。蘭州解放后,國民黨軍西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馬鴻逵率蘭州殘敵和增援之敵7萬余兵力,迅速撤回寧夏。面對我軍的進攻,馬鴻逵制定了“打光、燒光、放水”的反動政策,并依托黃河天險構筑起以銀川為中心的三道防線。第一道防線以騎兵第20團守同心、第81軍一部守靖遠、新編騎兵第1旅守景泰。第二道防線以賀蘭軍守中寧、第81軍主力守中衛。第三道防線以第128軍守金積、第11軍守靈武(后退守銀川)。國民黨軍企圖以守為攻,打亂并阻止我軍北進寧夏。

      寧夏東臨陜北,北接內蒙古,東南、西南被甘肅環繞,以隴山、賀蘭山為南北天然屏障,號稱“塞上糧倉”,歷來為兵家重地?!皩幭耐酢瘪R鴻逵30余年的封建統治,使寧夏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。

      面對馬鴻逵的防御部署,第一野戰軍認真研究后決定以第19兵團及西北軍區獨立第1、第2師進軍寧夏,決心采取全面突破、重點截擊、爭取起義、集中殲敵等手段,首先突破敵軍第一道防線,截擊中寧之賀蘭軍,爭取中衛馬鴻賓部第81軍起義,而后集中力量殲滅金積、靈武、銀川之敵。

      三路并進,東西夾擊。9月2日,第19兵團司令員楊得志、政治委員李志民率10萬大軍,分西、中、東三路向寧夏進發。西路第63軍第188師采取水陸協同方式,沿黃河及其東、西岸三路并列北進,至17日解放了景泰城,爭取敵千余人投誠,并乘勝穿沙漠、渡黃河,兵臨中衛城下。中路第19兵團部率第63軍(欠第188師)、第65軍,采取梯次行進方式,以迅猛行動冒狂風暴雨越過香山,取捷徑向中衛追擊,并控制了黃河南岸。東路以第64軍為主,沿西(安)銀(川)公路北上,先后解放同心縣、中寧縣,切斷寧夏兵團賀蘭軍東逃金積、靈武的后路,迫使賀蘭軍聞風從黃河渡口北逃。三路用兵,不僅形成鉗制敵軍的效果,又切斷了敵人的逃跑路線,防止敵人逃竄。至此,我軍基本突破了敵人的第一道防線,并從黃河兩岸對中衛守敵形成東西夾擊之勢。

      拉打結合,戰和兼施。對于西北地區的解放問題,毛澤東曾致電西北局及第一野戰軍首長:“西北地區甚廣,民族甚復雜,我黨有威信的回族干部又甚少,欲求徹底而又健全又迅速地解決,必須采用政治方式,以為戰斗方式的輔助?,F在我軍占優勢,兼用政治方式利多害少?!贝舜螌幭膽鹨?,毛澤東發電報指示作戰部隊“用打拉兩種方法爭取迅速解決寧夏問題”。

      至16日,第19兵團三路大軍已從黃河南北兩岸進入河套,對中衛守敵第81軍形成合圍、夾擊之勢。正所謂“攻城為下,攻心為上”,如何用最小的代價取得最大的效果,成為擺在我軍面前的一個重要問題。由于馬鴻逵執迷不悟、頑固不化,我軍將突破口選在馬鴻賓身上。馬鴻賓雖與馬鴻逵是兄弟,但兩人政見一向不和,前者在抗日戰爭時期曾擁護合作抗日,與馬鴻逵早有矛盾。于是,我軍開始做馬鴻賓父子的思想工作。第一野戰軍及時派出代表團與寧夏方面談判,商討和平解決方案,還特意邀請郭南浦等民主進步人士出面,與馬鴻賓等軍政要員進行商談。

      在“拉”的同時,我軍以“打”的姿態敦促敵第81軍盡早定下起義決心。我軍第188師進占中衛沙坡頭附近的黃家廟,隨即擺開進攻中衛的架勢。第64軍同時命令榴彈炮團襲擊敵軍黃河左岸的碉堡和公路上來往的汽車。第188師乘機利用敵第81軍撤退時沒來得及拆除的電話線與守敵通話,勸告第81軍軍長馬惇靖認清形勢、棄暗投明。

      9月18日,在我軍強大的軍事壓力和政治攻勢下,馬惇靖派代表前往中寧縣城,與第64軍洽談起義事項,商談起草起義協定條文。19日,馬惇靖接受和平解放方案,并在和平協議上簽字。隨后第81軍宣布起義,中衛和平解放,敵第二道防線不攻自破。

      審時度勢,乘勝追擊。中衛解放后,我軍第63軍由石空堡北渡黃河,直指銀川。寧夏兵團司令馬敦靜為挽救敗局,重新調整兵力部署,企圖在金積、靈武一帶憑借牛首山、青銅峽等天險屏障和縱橫交錯的水網負隅頑抗。

      17日,我軍第191師第573團在夜幕掩護下采用突襲戰術,向牛首山制高點小西天發起突然襲擊,迅速占領了各山頭陣地。而后,第191師和第192師從西、南兩個方向進行包抄,向金積進擊,力求分割圍殲守敵。19日,第191師突破青銅峽口,對敵軍展開追擊,并擊潰了金積、靈武以南的守敵。敵軍為遲滯我軍進攻,竟緊急將漢延渠決口30多處,并破壞所有橋梁,使得20余里地區洪水泛濫,萬畝良田被淹,百姓無家可歸。這一行為激發我軍廣大指戰員的斗志,全軍上下不畏困難,踩著洪水和泥濘的道路繼續行軍,采取架橋通行、密切協同、跟蹤追擊、逼迫圍困、截斷退路等方式,形成對金積的包圍,而后乘勝追擊攻入靈武、吳忠堡,殲滅敵第128軍大部,爭取其軍長率殘部投誠。

      敵三道防線全部被摧毀,敵主帥緊急乘機逃跑,在失去指揮、四面楚歌的情況下,寧系高級將領不得不聯名發出通電接受和平解放。21日,彭德懷復電表示歡迎。雙方即派出代表協商和平解決寧夏的有關事項并達成協議。23日,第19兵團司令員楊得志、政治委員李志民同國民黨寧夏軍政代表簽訂了《和平解決寧夏問題之協議》。此后,26日,第19兵團舉行隆重的入城儀式,馬鴻賓率各族群眾700余人齊集南門外歡迎。29日,我軍進駐阿拉旗首府定遠營,戰役結束。

      此役,第19兵團充分利用“二馬”之間的矛盾和敵兵力部署上的弱點,將全局上的相對優勢兵力轉化為局部上的絕對優勢,并通過拉打結合,促成了國民黨第81軍的起義和寧夏兵團殘部的投誠。最后,我軍以傷亡700余人的代價共殲滅與和平改編國民黨軍4萬余人,這對我軍今后的作戰具有借鑒意義。(張 弛

    網站編輯:朱琳瑄
    黨建網出品

    友情鏈接

    18强奷一级毛片